印度代购之旅

印度代购
0 104

        生平去过三次印度,但最后一次去印度的意义与前两次有所不同,或者说最后一次有着更为深刻的意义。        前两次的印度之旅,让我对印度的风土人情有了更深的了解,有幸参观了印度的标志性建筑,位于印度阿拉格的泰姬陵,和位于印度拉贾斯坦邦的斋普尔。印象中的泰姬陵是爱情的丰碑,世间最美的陵墓。印象中的斋普尔是一座粉红色的建筑,风宫的墙壁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窗户,这使得宫殿的任何角落都有风吹入,窗户也满足了宫女们向外窥探世界的好奇心。        我本以为自己的印度之旅应该圆满,在生命的长河中画上句点之时,一个不平凡的早晨,一个要好的朋友的一次拜访又注定了印度之旅的延续。从朋友的口中了解到他此行的目的——他的一个亲戚前段时间查出了肺癌,EGFR基因突变,急需一种易瑞沙的靶向药,他知道我去过印度的经历,又加上治疗期间吃这种药已经快血洗完他亲戚家的积蓄,我在一番犹豫过后选择了尝试性的施以援手。       了解到易瑞沙是第一代EGFR-TKI类肺癌靶向治疗药物的代表,而且印度的靶向药价格是原研药物的十分之一或者几十分之一,我就开始了这次带药之旅的筹备工作。      期间我通过网上的介绍,如何通过FQ找到国外的网站,网友说,印度很多人都用FB,然后在手机上下载了FB,Mess聊天,通过翻译软件在FB找到很多印度当地的药店,通过地图找到位于新德里的药房,我问他们能都用wechat聊天,他们说可以,就这样,通过留微信ID,很多人加过来,然后就是询价,看资质,最后总算是确定了易瑞沙的购药地点,便出行了,不过是第一次国外购物,而是有背国家的政策,出行路途敷衍的心久久不能平静。已经预定好了药的数量,到了相应的地点,交易后就拿着药物开始了回国的行车,好在海关搜查时,我把药物裹在行囊里的衣物下面,露出了一些边角被看到了,便说是自己身体异样在持续吃这些,就蒙混过去了。     2018年七月份的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后没多久,一听朋友推荐说是一部关于代购药物的作品,就急不可耐的订了电影票。看的过程心情沉重,直到最后看着病人在主角被送往监狱的路途上,目送着他,我终于泪崩了,一个劲儿的掉眼泪,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坐在边角没有过多形象上的顾虑,或许是过往有些跟程勇一样的经历而感慨,又或许是深刻体会到在如今中国这样的环境下,一场大病,会消磨掉一个家庭大半辈子的劳动和心血,对此心有不甘。殷切希望日后有关政策能放宽吧!也希望这盛世,如我们所愿!